<p id="z1dzz"><dfn id="z1dzz"></dfn></p>

<pre id="z1dzz"></pre>
<pre id="z1dzz"><ruby id="z1dzz"></ruby></pre>
<track id="z1dzz"><ruby id="z1dzz"><strike id="z1dzz"></strike></ruby></track>

      <noframes id="z1dzz">

        <track id="z1dzz"></track>

        定義你的瀏覽字號:

        憶第一次快速出片
        關明國

         
        CCTV.com  2010年02月08日 09:34  進入復興論壇  來源:  

        1955年“五一”國際勞動節,少先隊游行隊伍行進在天安門前。

         

        我廠新聞紀錄片能像報紙一樣及時迅速上映,那還是從一九五五年《五一節》開始的。在那之前,我們制作兩本短片,一般都需要用二個月以上的時間。一九五二年、一九五三年和一九五四年的《五一節》都是在七月份完成的。把六、七十天的工作日程縮短為十七個工時,那怎能不是一個驚人的事件呢?

         

        這個驚人的事件并不是突如其來的。一九五四年錢筱璋同志由國外訪問回來,廠領導和全體職工上下結合,對我廠制片工作進行了總結。根據國內外經驗,全廠職工思想、技術水平的提高,技術設備情況,以及廣大觀眾的要求,于一九五五年春提出了新的制片方針——以生產短片和雜志片為主;同時提出新聞紀錄電影要及時而迅速地反映現實生活的問題。這個新的要求,在全廠職工中間形成了一句簡單而明了的口號,那就是“時間就是政治“!兑痪盼逦迥晡逡还潯肪褪菆绦羞@個新制片方針的第一部影片。

         

        為保證影片能在五月二日上映,必須贏得時間,工作之前領導上召開了攝制人員會議,進行了戰斗前的思想動員;創作上不僅寫出文字的編輯提綱,而且還用前幾年的五一節樣片編成了形象提綱;技術上則檢修機器,特別著重地檢修了在生產中易于出毛病的薄弱環節,以便保證安全生產;在生產組織上也突破了老一套的工藝程序,采用交叉進行的方法。于是就要有一個精確的生產調度計劃,這個計劃是以分鐘來計算的。

         

        凡能預料到的問題,事先都加以解決了。每一個工作人員都有了足夠的思想準備,迎接這一場戰斗。新華社發出了我廠突擊制作五一節影片并在五月二日上演的消息。

         

        從二日零時起,第一批樣片走出了洗片機,剪接室內開始了編輯影片工作。這時你要從新聞大樓前走上一趟,你會在音樂工作室的窗前聽到雄壯的進行曲;你會在音響工作門旁聽到熱烈的口號聲;你也會從解說室的玻璃窗上看到解說員練習時的身影。影片一面編輯,一面審查,一面套底,一面配光,一面錄音,一環緊扣一環。在每一個環節里工作的同志都盡量從自己的工序中多節省出來幾分鐘,留給下一道工序。這真是一條長龍在飛舞!

         

        飛舞著的長龍,往往也會因為龍身上的某一節失靈,而影響著全身的動作。在剪接桌旁的戰斗,編輯和剪接同志要從一萬多尺的片子里選出所用的鏡頭,那本是花費時間的事,再加上由于工作中你也找鏡頭,他也找鏡頭,拉來拉去拉亂了。這時你再想選出你滿意的鏡頭,那可就要花費更多的時間了。時間,這時間是多么寶貴!它既能把勝利奉獻給你,也能把失敗放在你的面前。為了贏得時間,必須分秒必爭,可是困難又總是伴隨著我們,往往因為一個鏡頭找不到而停下工作。片子編不出來,就嚴重地影響下一道工序的進行。如鏡頭尺度交不出去,就無法編輯音樂;鏡頭號碼交不出去,就不能進行分底片工作;樣片交不出去,又無法套效果。在這一切的后面是千百萬雙觀眾的眼睛在看著我們呀!而這一切都集中地反映在爭取時間的問題上。這時因為找一個鏡頭而拖長幾分鐘,是多么大的焦慮和不安!要贏得時間,就必須戰勝困難,為了及時審查片子一直呆在廠里的錢廠長,看到這種緊張、忙亂情況,立即采取措施,臨時組織了連他在內的幾個同志,專門做找鏡頭的工作。錢廠長捲起衣袖,像大海撈針一樣,在十幾個片簍子里尋找所需用的鏡頭。

         

        整個出片時間不能推后,前一個工序拖延了時間,只能壓縮后邊。我們電影生產的最后一道工序是洗印。無疑地,那時間的壓力也就落在他們的頭上了。但是洗印工作間的同志們一聲沒吭,只是緊張的工作。他們在工藝上作了許多大膽的革新,縮短了不少工作時間。如分卷套底,分卷配光,底片剪接把套好的第一卷底片給了配光的同志之后,套光和配光兩道工序就齊頭并進了;底片剪接也改變了工作方法,把用底片合成,而改用樣片合成,這樣就把底片讓出來,在音畫合成的同時印片機上就進行了印制拷貝畫面的工作,當音畫合成工作完畢后,就只剩下在拷貝片上印制聲音一道工序了。

         

        時間的腳步嘀嘀嗒嗒地向前走著。十分鐘過去了,洗片機好像絲毫不知道著急似的,還是按部就班地轉動著。這時,電話鈴聲急促地響著,發行公司的同志一遍又一遍地來電話催問。是啊,離開演只有半個小時了。如果放映時間一到,影片還拿不出洗片機,那又怎么向千百個觀眾交代呢?

         

        開演時間越來越臨近了。

        還有二十分鐘。

        還有十五分鐘。

         

        影片終于走出了洗片機。守在機器旁的洗片技師像卸掉了千斤擔子似的說:“洗片良好,沒出毛病。好!這是集體智慧的勝利。

         

        為了讓觀眾準時看到影片,錢廠長決定帶領工作人員到電影院和觀眾一起去審查校正拷貝。汽車把我們送到首都電影院時,距離開演時間只有五分鐘了。

         

        我們剛在樓上后排幾個空位坐下,開映的鈴聲響了。頓時,影院里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兑痪盼逦迥晡逡还潯菲环懦鰜,隨著昂揚的音樂,觀眾掌聲雷動。坐在我們面前的觀眾竟興奮地站起來了,一邊鼓掌一邊說:“這電影可真快!”這句簡單而普通的話,不就是對我們動作最高的獎賞嗎!

         

         

                                                                        寫于19635

                         (本文作者:中央新影原宣傳發行處處長)

               

         

        1/1

        視頻推薦
        最新資訊
        精彩推薦